矿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物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离婚了请封存我的隐私吧-【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0:43:42 阅读: 来源:矿物棉厂家

水泥女人的水泥婚姆

江明哲一直形容我是“水泥女人”,即使在那天晚上,我们的卧室里,我向他提出离婚的时候。

他的情绪有些激动,嘶哑着嗓子说:“为什么你总把自己搞得像水泥一样,硬邦邦的让人不舒服!”

我沉默不语,心情冰冷坚硬。

江明哲叹了口气,稍后,他也沉默。约一分钟后,他说:“既然如此,咱们就离吧!”随即,他打开我们用来存放重要物件的一个小保险箱。

当他关上小保险箱,把存折、结婚证和户口本放在我面前时,我的心,霎时堵得慌。

或许,江明哲已经忘记了,曾经,我是一汪温柔的水。

和江明哲认识时,我26岁,他29岁,都有过一次无疾而终的恋爱。江明哲喜欢电影,我对电影也是一塌糊涂地喜欢,而一对男女若拥有相同的感情经历和爱好,且又是双方的朋友介绍认识的,情感的交织也就理所当然。

江明哲第一次与我缠绵之后,抚着我的身体,怜惜地说:“你就像一汪温柔的水。”

后来,这句话在我们热恋期间,被他重复了许多次,直至婚姻的到来。

江明哲与我都是独生子女,他的父母是普通市民,我的父母是即将退休的教师。我和江明哲从小学至参加工作,一路走来,无论学业与工作均一帆风顺。我们的家境与教育背景也相似,这种看似门当户对的婚姻,可谓幸福稳固吧?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们结婚时,正值深圳的房价炒得火热,江明哲便说婚后要和他的父母同住,对外的说法是方便照顾身体不太好的父母。考虑到我和他暂时还没能力购房,我同意了。但没想到,却因此给我们的婚姻注入了不和谐的音符。

江明哲的母亲性格好胜,而我不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嘴甜舌利的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在柴米油盐的磕磕碰碰中,我与她渐渐衍生出来的繁琐事,导致我们相处不佳。

婚后,我和江明哲在经济上达成共识:他的工资用来交生活费,我的工资用来储存购房。婚后没多久,江明哲的父亲生了场大病,住院和医药费花了不少钱,于是,婆婆对钱便格外看重起来。

有一次,江明哲的工资迟发了两天,没有及时交生活费,吃晚饭时,我跟婆婆说,等江明哲过两天发了工资再交生活费。但她在饭桌上含沙射影地说我胡乱花钱买 名牌。我听了非常不高兴,心想,我把积蓄都给了公公治病,自己连200元以上的衣服都不舍得买,她难道不知道吗?于是,我忍不住反驳了几句。

江明哲见我和他母亲都阴沉着脸,你一言我一语针锋相对的样子,他选择了回避,借口要看球赛,端了饭碗就到客厅去。当晚我们就寝时,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责怪我:“你怎么成了水泥女人了!对我妈的态度又冷又硬的,我最讨厌这样的女人!”

我愣了愣,才明白他的意思,我的心立即又酸又痛。

好吧,既然你说我是水泥女人,那就是吧!我赌气地想。那一晚,不仅是江明哲第一次称我为“水泥女人”,也是我第一次拒绝他的性要求,而此时,我们结婚不过半年。

凡事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第三次……

后来,江明哲一不高兴,便称我为“水泥女人”。在我又一次因心情不好拒绝他后,他开始早晨出门,夜深归家,连续近一个星期,理由无非是加班。

我开始警觉,拐弯抹角地向他的朋友同事打听。江明哲加班的情况确实有,但按照公司的安排,他一个星期轮不到一次。于是,我隐约察觉他有了外遇。

有一晚,他仍是凌晨一点回来,在我身边躺下后,我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是我未曾用过的香水。我突然惊慌起来,长久无眠,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他责怪我 为水泥女人,而我的婚姻此刻不就是一块水泥吗?硬邦邦的,没有一点儿温柔。这一刻,我无比难过,对这场婚姻突生厌倦之意。

后来,在江 明哲一次又一次的夜归中,在他一次又一次的谎言下,渐渐地,我选择了缄口不语,我甚至不想探知那个女人是谁。我不仅对婆媳关系的修好不再抱积极的态度,对 江明哲也渐生冷漠之心。当婚姻中不再有快乐时,留恋它便等于继续让痛苦蔓延,而我不希望将来生活在这种不幸中。

于是,在秋风乍起时,我提出与江明哲离婚。此时,我们结婚仅一年零两个月。

以为他会挽留,以为他会说些令我宽慰的话,可他没有。

他干脆利落地把我们的存折拿了出来,存款一分为二。然后,面色漠然地问我几时搬出去。

也好,离婚,尤其像我们这样没孩子的,要的就是干脆利落的一刀两断。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与江明哲离婚后,我们在结婚期间的床第隐私,竟成为我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不尊重我的隐私

恢复单身的我,搬回母亲家住。

没有感情与家事的牵绊,工作之余,我的时间骤然多得挥霍不尽。无聊之下,但凡有朋友邀约的饭局或派对,我一律前往。而这种聚会往往是人数众多才显热闹。参加的人便一个叫上一个,人越来越多,我因此认识了亚轩。

亚轩与我同龄,外貌普通,买了一部二手车。几次朋友间的聚会,他总在场,我俩便渐渐熟识。一次,参加完一位朋友的生日派对后,已是凌晨,他主动提出送我回家。途中,他的车突然坏了,在等待维修师傅赶来时,他说,不如我们到那边喝杯茶吧!

亚轩示意的“那边”,是一家装修古朴大方的茶馆,稀疏的月色下,他的笑容有些不安和羞涩。我猜他或许担心被拒绝吧,那一刻,我心念一动,笑着点头。

于是,这次“茶约”,拉开了我和亚轩约会的序幕,在我离婚3个月后,亚轩成为我的男友。

亚轩不曾经历过婚姻,在知道我是离婚女人后,他说,他不介意。

“你现在和我一样,同样是单身,一对单身男女谈恋爱,有不合法的地方吗?”亚轩笑着说。

我也笑。

亚轩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多的乐趣,他有江明哲没有的执著和认真。我以为,我和亚轩的未来是美好的。但一次朋友间的谈话,却将我们的关系推至低谷。

那次,我和亚轩一起出席一位朋友举办的烧烤会。烧烤会在朋友的私家花旧里举行,亚轩接我同往。我们到达时,花园里已是人声鼎沸。我看见有几个熟悉的朋 友,是我和江明哲以前共同的朋友,其中一个男人正提起江明哲的名字:“江明哲有一次对我说,樱桃最喜欢‘小**’这个绰号,每次做那事时,只要他喊樱桃 ‘小**’,樱桃就特别有劲儿。你们说,她现在的新男朋友会不会也……”他话还没说完,就引起一些男人的会心大笑。

我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和江明哲感情还不错时,我们在缠绵时,会给对方起些绰号。有一次,他曾问过我,喜欢他叫我什么绰号。当时,床头的电视墙上,正放着一部电视剧,男主角骂 女配角“小**”,我即兴说喜欢这个绰号。于是。之后的每次缠绵中,它成了江明哲频繁使用的一个词。但后来,我和江明哲感情冷淡后,这个绰号便消失了。

这是只有我和江明哲才知道的床第隐私,有些绰号外人听起来确实有些不雅,可它是在特定的环境和心理下产生的,我并没觉得不对。但我不认为这种隐私可以说给别人听,尤其是普通朋友。而那个到处宣扬我隐私的男人,据我所知,只是与江明哲经常一起喝酒吃饭的普通朋友而已。

江明哲太不尊重我了。我羞愤难当,气得浑身颤抖,就在这时,亚轩已经顺手操起一个烧烤用具朝那个人冲了上去。

在一片混乱中,我看见亚轩头破血流地瘫软在地,突然有种强烈的预感:我和亚轩还能继续吗?

但这场两败俱伤的打架后,鼻子被打折的亚轩仍然继续和我在一起。

一如往常地约会,一如往常地体贴,亚轩看似没有改变。我欣慰地以为,他的那次打架只是一时冲动,但我却想错了。

过去的隐私在我的天空下起雨

其实,在与我离婚一个月后,就传来江明哲和女友蕊蕊订婚的消息。

我和江明哲,在离婚后各有归属,应该值得双方额手相庆。但他在我和亚轩热恋时,把我和他在结婚期间的隐私散播出去,其居心实在令我疑惑和厌恶。

就当作是丑人多作怪吧!这个想法,打消了我想打电话责骂他的念头。

婚,已经离;人,也很久未见。我不想再与江明哲有任何的联系。但深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亚轩和江明哲在离婚的5个月后,还是碰面了。

亚轩想换一部空调,我们一起去铜锣湾百货公司选购,在一家电器铺,与江明哲相遇。原来,江明哲与我离婚后,和蕊蕊一起投资开了一家电器店。

江明哲像以前一样,外貌上没有任何改变,但一望之下,感觉他精神确实不错。是他主动向我点头打招呼的。我虽有些吃惊,但仍礼貌回应。并将他介绍给丁亚轩。

出乎我的意料,当亚轩发现面前的电器铺老板,就是我的前夫时,他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怪异了。

气氛变得尴尬,我不愿再在江明哲面前停留,拉着亚轩匆匆离去。

空调没有买到。因为亚轩突然说肚子痛,要返回。在车上,他一直沉默,嘴角紧抿,我也不敢说太多的话。我想,此时的任何一句话,或许都是无意义的。

亚轩一天未在我面前笑过。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亚轩近一个星期没有主动与我联系,都是我主动找他,而每次找他,他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意识到了什么。可又不敢当面问他。是的,亚轩已深植我心中,我害怕失去他。

终于有一次,在我主动向他投怀送抱时,他疲软下来。事后,他突然说,他不介意我是一个离婚女人,但他介意从别人口中听到我在前一段婚姻中的隐私。

“真的很难堪,很多朋友都知道了。我本来以为自己不在意,但那天遇见你的前夫,我突然知道,我真的很介意。”亚轩低头说。

我呆呆地看着他,欲哭无泪。

既然我曾经有过婚姻,与前夫的床第隐私自然存在的。只是,这种隐私被前夫散播出来,换成我是亚轩,心里也会有一个结吧!

跨不过心理关的亚轩与我分手,成为不可避免的事情。

请你,也和我的隐私干脆利落地离婚吧

我消沉了很多个日夜。

凡是认识我和江明哲的朋友,除了多年好友,我一律不再联系。没有爱情,朋友圈骤然缩小,对于未及28岁仍单身的我,生活陡然乏味,我成了名副其实的宅女。

江明哲主动给我打电话,是在我和亚轩分手的一个月后。

我本不想接听,但只是一念间,我改变了主意,听他说完。

“真对不起,我从朋友那儿听说了你的事情。”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话,令我改变了主意,接受他请我吃晚饭的邀请。

我不是想和江明哲重归于好,而是,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他。

“为什么你要把我和你之间的隐私,告诉那些酒肉朋友?”在看见江明哲的第一眼后,我立即开门见山地问。

江明哲有些尴尬地笑笑,说他当时和几位朋友喝酒,大家聊起了一些前尘往事。

“说实话,有时,我会想起你的好。所以,那天想起你的好,又喝多了,就顺着哥们儿的话题说起了你。对不起,我不是有意伤害你的。”江明哲说。

只是喝多了说说?但他这“说说”,给我带来多么难堪的伤害和侮辱。一瞬间,我的心感慨万分。

我站起来,一字一顿地说:“江明哲,离婚的时候,你很干脆利落地与我分手,我感激你。但没想到,你还和我们曾经的隐私纠缠不休。不管你是有意或无意,从这一刻起,也请你,和我的隐私干脆利落地离婚!”

说完,我大踏步地离去。

走在灯火辉煌的街上,我终于流下了眼泪。

四十以上女性做试管婴儿注意什么

德州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中山医院第三代试管成功率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