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物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图mc仁寧死不屈MC仁-【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21:50 阅读: 来源:矿物棉厂家

ABOUT IT:

之前登在雜誌的小文章.第一次寫也由於雜誌的風格局限.很多比較深入的東西都寫不出來.一句講曬:未夠喉啊!

begin by LMF

1999年前的香港,“HIPHOP文化”還是一張佈滿零星小斑點的白紙。

1999年LMF-LazyMuthaFucka-大懶堂第一張EP的出現,給白紙潑上濃濃的一灘水墨。

粗口、RAP、HIPHOP似乎是這隊獨立又地下,地下卻在地上異常紅火的樂隊的關鍵字。

MC仁,卻從這裏領銜HIPHOP文化走進香港。08香港樂壇得獎鋪天蓋地的農夫在接受223期《城市畫報》採訪時提到“沒有LMF,不會愛上廣東話說唱。”

主唱之一的仁同時貴為樂隊的作詞人,注意,是作詞人不是填詞人。他的歌都是先寫詞,到了錄音室才夾上melody的。LMF時代很多膾炙人口“粗口歌”都出自仁的手筆。作廣東話歌談何容易,作廣東話粗口歌更需要深厚的文字底蘊。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仁,絕對不是以粗口為作詞的標的,“粗口”只是草根文化的一種承托物,即使粗口根深蒂固地被認為是違背社會道德的負面。但進入詞曲當中的“粗口”令港式說唱像黑咖啡般入口苦澀十分,咽下後卻如絲襪奶茶般順滑。如果你只聽一次,很多人是聽不明白的,因為自從4年級開始聽LMF,聽了9年,每一次將幾隻大細碟用心去聽完,我都會有不同的感受。你會聽到此“粗言逆耳”實際上更多是批判社會上年青人跟風盛行、參與黑社會、接觸毒品等不良現象,諷刺社會時弊又或者談及奮鬥。HIPHOP是一種文化,教會大家自律。比起一些puppy love的情歌,仁的詞顯得更有內涵。總能一針見血地指出普羅大眾思想封閉中的某些腐敗面,更多地找到星斗蟻民努力發奮的統一口徑。

細細咀嚼過後發現,HIPHOP文化真的是發自內心。F??K的每一次出現,絕對是值得考究而有深度。 作為節奏靈魂的曲,仁更是花了很多時間在研究音律上。

提起MC仁,絕對能不假思索地說——他是香港HIPHOP文化的骨灰級元老,更是華語地區數一數二的rapper。

The Other Part--亞洲塗鴉第一人

“亞洲塗鴉第一人”,這話是《TIME》說的。

當激情碰擊朋克,當叛逆遇上陳廣仁,塗鴉成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無時無刻不管何處只要靈感迸發就能手持噴漆天馬行空。仁說,這和古代才子學人喜歡到處題字一樣而已。

80年代隻身到巴黎學藝術,90年在法國完成了人生中首幅塗鴉作品。藝術之都隨時隨地的街頭文化灑脫而熱情的薰陶,使他從內涵角度去研究這HIPHOP文化中重要的一環。這種徘徊於生活邊緣,產生于黑人的憤怒發洩之中的街頭文化,一樣是一種氣質的存在。當94年仁從法國扛著視覺傳播學士學位回到香港的時候。他進行了一番更加獨立的大事業,從藝術化的層面將HIPHOP文化發揚光大。

仁,確實才華洋溢。如果你只把他看做一個崇洋媚外的憤青,那麼我會懷疑你的眼球是否藍屏了。

仁的graffiti,迷幻程度近乎於瘋狂。白描般的亭臺樓閣常被運用成背景,表層的一塊豔麗色調,請歪頭九十度,看似字母的圖像原來是中文字。當方方正正的中文字極富美感地扭扭捏捏,確確鑿鑿出現在牆壁上你才發現,這難登“大雅之堂”的街頭塗鴉成了中西結合,把中國古典文化揮灑得栩栩如生的藝術傳承品。冠以“街頭”的身份去傳遞古典文化精髓,而又得到世人的認同,當塗鴉變成藝術被大眾接受,忽略它原本就是藝術只是被唾棄的尷尬事實。試問誰能做到讓塗鴉登上大雅之堂,讓極具中國特色的塗鴉作品躍進博物館?

陳廣仁,他做到了。

心中型 低調潮

開創了n個第一的陳廣仁,現實中卻極異於MTV頻道滾動播出黑人rapper的HIPHOP STYLE。穿金戴銀,住在比弗利還在世界各地擁有多處房產,家裏香車美人一籮筐,在向全世界揮金如土的黑人HIPHOP STYLE,只是用極盡奢華的生活向曾經看不起他們的人炫耀。傳教士般的仁,帶來了HIPHOP的文化卻有點兒鄙視這種STYLE。HIPHOP真的是不用講LOOK的。

頭頂冷帽,穿著拖鞋,手牽混種八哥犬混跡於香港街頭的仁,真真正正地混入了他心目中那條充滿文化的街。無論音樂還是塗鴉作品,激烈的叛逆背後異常高調的文化侵襲,異於時尚,忠於文化。你能說他不是潮人麼?不,他是潮人,只是他的“潮”不是跟著雜誌買衣服,一身名牌地和別人比。他的潮,是從內心散發出來的一種,低調潮。引爆的一場HIPHOP風暴越演越烈,他已經從當初那個血氣方剛的青年步入成熟的中年男人行列,作為鼻祖,他依然在為心中這團做文化的熊熊烈火發力,繼續發自內心地型下去。

T恤,牛仔褲又怎樣,有才便是型。

Fu? Kin Music,福建音樂,這怪怪的名字來自於仁的音樂公司。“為什麼在香港註冊公司不能只用中文名,一定還得加個英文。所以我故意開這個玩笑,但公司的名字又不能有髒字,因此我只好把那個c變成?。”仁如是說。仁的音樂工作室仍然在小眾地存在著,但這免費的,用心做出來的音樂,足夠令世人景仰。當地下文化沖出地下跨進主流,一群地下文化人從當年的烏合之眾化身為偶像,他們便雀躍地展示自己的才華。在“獨立音樂”、“獨立品牌”成為時尚代名詞的今天,將挖井人讚頌一番,只望中華民族在經濟騰飛之際,文化也一樣在奔騰向前地發展。讚歎中國上下五千年的同時,當代文化更值得推崇。社會在進步,文化在發展,傳統在革故鼎新,僅此而已。

2009,改革開放三十年,聽LMF聽了9年,關注仁9年,文化圈子繼續活躍的一年。

陳廣仁,繼續心中型,低調潮。雖然到了現在,音樂和塗鴉都已經不再是仁的創作主要範圍,但他以自己網店的名字“寧死不屈”般的精神,義無反顧地推廣HIPHOP。HIPHOP已經滲透進他的血液,成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他想做的是文化,而不單單只是一個“潮人”、“型人”這麼簡單,即使不是HIPHOP,他還是會為文化奉獻出全部的。

畢竟擁有多種聲音的樂壇才會回歸全盛,擁有多種文化的社會才會更加輝煌。

蝦菇.Copyright(c) @wJw.2010.

版權所有 轉載請聯繫o_kamen_o@

干细胞机构

NK细胞治疗胃癌有效果吗

治疗运动神经元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