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物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物价接力走高京沪深居民感受服装涨价潮

发布时间:2020-12-25 16:38:45 阅读: 来源:矿物棉厂家

风声、雨声、涨价声,声声入耳……

今年以来,继“豆你玩”、“蒜你很”、“姜你军”之后,食用油、白糖、棉花等农产品价格也应声走高,经历了一波惊心动魄的涨价。就像一副推倒的多米诺骨牌,除了农产品价格集体上涨外,人们发现,有关吃、穿、住、行的价格都在上涨,物价因素正在影响着每个人的生活……

北京:推倒涨价“多米诺”

秋风起,天气逐渐转凉,按照惯例,王小姐一般都会为自己添置几件秋冬装,不过今年着实让王小姐犯了难。这两周新世界百货正在搞周年庆,促销力度非常大,王小姐本想趁机买件外套,可到了商场才发现,打完折1000以下的长款外套基本没有。“现在的衣服越来越贵了,早就听说今年羽绒服要涨价,我夏天就囤了一件,可没想到其他的衣服还这么贵。”于是,赵小姐取消了添置新衣服的计划。

今年以来,棉花的价格相比去年同期翻了一倍,一些棉质的服装、毛巾等,也通过涨价来化解成本压力。监测数据显示,在北京,内衣、毛巾等商品平均涨幅在13%-24%之间,其中内衣涨幅最大,以“宜而爽”为例,平均涨幅23.7%;男、女棉毛衫裤套装从63元上涨至78元,涨幅为23.81%;男女暖棉套装也从70元上涨至94元,涨幅为34.29%;男女儿童套装平均上涨13%。

上海:“省”招应对通胀

总有东西在涨:如果不是工资,那就是衣服、食用油和汽油。自买房以来,小聂一直把家用开支当作一道深奥的数学题,从数字来看,这不无根据。虽然薪水涨了一些,可怎么也赶不上物价,一个月下来小聂家的吃穿行比去年多出将近2000元。

从1920年开始,女人裙子的长短与通胀的数学关系就屡屡应验。灯火璀璨的南京路东头,小聂通常是从这里开始逛街。以前流行超短裙,今年却时兴起1945年“离地不到12英寸的宽摆大裙”,这让小聂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按照流行的款式,得花上比去年多出一倍的钱。

时尚杂志一致反对去年那种“过分的性感”,转而鼓吹复古风。它给小聂一样的女人设计了一种“错觉”:时装因用料更多而越贵。小聂老公却觉得,裙子变长是假,价格上涨是真。就拿同一品牌的羊毛大衣来说,去年才2000元,今年最少都要3580元。

沿着南京路往东到人民广场,有个促销羽绒服的“羽博会”。让小聂头疼的事出现了:成百上千的羽绒服堆积在这里,绝大多数标价七八百元,但凡领口袖口带着兔毛、貉毛的羽绒服都超过两三千,品牌羽绒服价格至少涨了20%。

小聂打算去七浦路批发市场淘淘便宜货。批发市场的老板倒是很干脆,“5件起批羽绒服,单件六七百。”他给小聂算了一笔账:鸭绒从每吨20多万涨到将近30万,棉花每吨涨到两万五左右,加上辅料和人工费涨价,今年羽绒服的进货价几乎翻番。

为了省钱还房贷,小聂想出不少方法:网购和去裁缝店定做。虽然这能使衣物支出涨幅小一些,却不能遏制支出收入占比的明显上涨。结果正如预料,这个月家里在服装上的花销占比比去年同期增加了近34%。

蝉鸣凋零、西风过后,阳澄湖的大闸蟹爬上了黄酒案头。如果懒得做饭,小聂就去买几个鸡蛋饼,或者听到糖炒栗子的吆喝,就去买一斤热乎乎、香喷喷的糖炒栗子回来。

如果不计较物价上涨,这还算是一种自在的小市民生活。但昨天傍晚,卖鸡蛋饼的摊贩赫然在推车上糊了张黄纸,浓墨书写:“物价上涨,鸡蛋饼全套3元”。小聂注意到涨得比鸡蛋饼更厉害的还有很多:婆婆爱吃的迁西甘栗从原来8.8元一斤涨到了15.8元一斤;两对装的阳澄湖大闸蟹比去年涨了100元;莴苣通常是1元一斤的,现在已经翻倍了;苹果去年还是6.8元,现在要8.8元;一般的大豆油、花生油、葵花籽油平均涨幅都在两成左右,小聂买的多力葵花油5升装则从每桶67元涨到了81元。上海统计局说,9月份上海食品类价格上升9.7%。

一个月不下馆子,小聂生怕人穷跌份,于是想出了种种省钱的妙招:吃饭前去团购网上抢优惠券,389元的套餐,通过网络团购以200元左右的价格拿下。生怕显得寒碜,小聂还遮遮掩掩的,其实邻居们恐怕省钱的招数也一样。虽然想方设法缩减开支,小聂月底合计下来却发现,这个月的饮食支出同比多了200块。

深圳:涨得“吃不消”

这个周末,看到棉被棉衣的价格变动,刘女士发现自己的担忧并非多余。随着天气转凉,棉被成了热销商品。虽然商场也在搞特价促销,但相比去年仍然上涨了不少。“花两三百块钱买一床被子,在今年有些伤脑筋,而在去年很容易。”同步上涨的还有冬天穿的睡衣,涨幅差不多在20%左右。

刘女士计算了一下,每个月的日常开销比以前要多出几百块钱,增幅不算小。不过,相对于整个家庭收入来讲还可以承受。

目前,刘女士最担心的是衣食价格的上涨扩展至其他的服务领域,这样整个消费支出都会提高。到那时,就真的有点吃不消了。

谁是物价上涨的“元凶”?美元似乎难逃干系。作为全球主要定价货币,美元贬值引起原材料、石油和农产品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升,极有可能引发全球成本推动性通货膨胀。今年下半年,由于美元贬值,已经引起全球小麦、玉米和棉花等商品价格大幅度上升,有些品种的价格涨幅甚至已超过50%。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项研究表明,中国经济发展和波动受国际共同因素变化影响的比例均已超过50%,这使中国很容易受到输入型通胀的影响。

业内专家表示,未来5年输入型通胀及成本推动型通胀叠加的压力不可忽视。令人担忧的是,或许物价上涨才刚刚开始。

厦门治疗附件炎需要花多少钱

杭州什么医院治疗不孕不育好

西安远大治疗白癜风医院怎么样

杭州哪家医院无痛人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