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物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要积极参与全球石油贸易体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30:48 阅读: 来源:矿物棉厂家

要积极参与全球石油贸易体系

近年来,国际石油形势风云变幻,国内能源需求快速增长,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其石油工业发展面临诸多重大挑战。与此同时,随着三大石油公司“走出去”步伐的不断加快,石油央企参与国际石油工业建设的角色越发重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石油央企“走出去”的意义和模式应该有新的认识和考量。

近日,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能源研究院首席研究员陈卫东与本报记者交流了他的认识和建议。

行业话语权已转入资源国

中国能源报:如何描述世界石油工业的最新特点?

陈卫东:过去半个世纪国际石油天然气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总的说来最重要的变化有以下四点:

首先,行业话语权从跨国公司转到了资源国的手里。从控制的石油资源量,生产能力、炼制能力、资本投资等硬件能力方面,国家石油公司都已超过跨国石油公司,这种趋势还在继续。从控制探明资源量上看,跨国公司拥有的资源量由20世纪60年代后期的85%左右变到现在只有7%,而相同的期间里国家石油公司拥有的资源量则1%增加到了现在的73%。但跨国石油公司在软实力方面仍然保持非常好的优势,例如技术创新、管理能力、高端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和全球的贸易能力等方面。

其次,供给和需求发生了很大的转变。现在,石油消费增长的拉动主要来自于发展中国家,而不是发达国家。发达国家对能源,尤其是对石油、天然气的消费,已经连续四年出现持平和下降的趋势。

再有,资源民族主义兴起,石油的政治色彩更加浓重。就全球来看,石油净输出国越来越少,而净输入国越来越多。在殖民主义时期,如果有哪个强国需要一样资源而自己没有,就为了资源开战。但现在不行,我们去非洲多投资一点儿,人家就说新殖民主义来了。所以,中国如何能够以和平的方式取得所需能源,没有任何历史经验可以借鉴。

此外,低碳、减排、环保正在成为一种社会潮流,为传统发展方式带来极大的挑战。

中国能源供应面临多重挑战

中国能源报:在当前的国际大背景下,中国的石油工业要想继续前进,面临怎样的挑战?

陈卫东:今天,中国的发展面临着能源的三重挑战。首先是供给安全(经济安全)的挑战,其次是生产和消费安全(生态安全)的挑战,再次就是和平获取能源的挑战。

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和进口国,每天消费800多万桶,进口依存度超过了50%。我们石油工业是在“独立自主、自给自足”的原则下建立起来的,60年来,中国的石油产量几乎一直在上升,从12万吨到2亿吨年产量,实现这一切的基础是本土有足够的资源量来保证。但是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石油使用量将持续攀升,中国自然资源的禀赋决定了石油自给自足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我们不得不更多地依赖进口石油来满足国内的需求。从依靠扩大本土石油的生产,到扩大石油进口依靠贸易,解决石油供给安全的问题是中国石油工业必须面对的挑战。

同时,过去20年石油企业改革积累的动力已基本耗尽,生产成本上升不可避免,而需求增量还在加速。“气荒”“油荒”一波接一波、油气涨价惹来骂声一片、石油央企贪腐窝案串案防不胜防,改革滞后与社会进步不协调必然造成诸多深层次的问题,现行的石油体制正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    必须要从生产依赖转型到贸易依赖

中国能源报:如何评价石油企业现行的“走出去”模式?

陈卫东:从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政府对中国石油工业进行了重大的改革重组。十几年过去后,中国三大国有石油公司确实迅速地做大了。与国际同类石油公司相比,硬实力大大提升,规模上都已名列前茅,但公司经营效率、技术管理创新能力等软实力与同类国际大公司相比还有非常明显的差距。

根据统计,从1993年中石油生产出中国石油工业史上第一桶海外石油到现在,三大石油公司在海外建立起来的石油产能共有1亿吨/年,能够拿到的权益油也有6000万吨/年,但是受种种因素制约,能运回国内的也只有500万吨/年。这样的“走出去”结果,对原油对外依存度已过半的中国而言,为保障石油供应安全所起的作用能有多大?

中国能源报:应该如何重新审视石油企业“走出去”?

陈卫东:石油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商品,具有资源、金融和政治三重属性,目前国内石油公司主要是参与石油资源属性维度的竞争,政府主要是在政治维度上发挥作用,而在金融维度上的竞争,我们国家参与的还不多。

目前国际的石油交易现货交割只有20亿吨/年,期货交易则高达140亿吨/年,而石油价格主要是由期货交易决定的。石油期货交易开始是为了回避石油价格波动风险而出现的,今天它更多地表现为一种投机的金融工具。但是现有制度决定了国有企业只能负赢不负亏,加上国企负责人“赢无激励,亏必有责”的特性,注定了其很难在石油期货上有所作为。而作为第二大石油进口国、第二大经济实体,我们必须要认识到,中国放弃在石油金融维度的竞争似乎与自己的身份不符。石油期货交易主导着现代国际石油贸易市场,为适应它,我们必须重视和参与其中。

中国能源报:中国政府应该做出怎样的应对和决策?

陈卫东:围绕着石油的三种属性,为保障我国石油安全,中国石油工业必须进行彻底的结构调整。从生产依赖到贸易依赖的转型是中国石油工业艰巨、全面和根本性的转变。而在所有的转变中,观念的转变是第一位的。

贸易至少是双方或多方的谈判、妥协互利的过程,不能随心所欲,仅凭自己的意志来。双赢多赢的结果需要有适当的模式和机制来保障,要有全球石油贸易的知识和人才,还要从自己和别人的教训中学习,积累经验,这会是一个较长且痛苦的学习过程。同时,政府也应该制定政策,鼓励和支持民营资本和主权基金大力参与其中。

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将大大加快天然气时代的到来,天然气在中国一次能源中的比重只有4%,远低于世界平均24%的水平。低碳生活使得天然气大规模进口成为必然的选择,而LNG大规模的进口才刚刚起步,可以作为石油工业从生产依赖转向贸易依赖的试点领域,从垄断走向开放,从一元走向多元,形成市场化全球化的新格局。

广州地热专用地板

广东泡沫填充料

南京真空茶叶袋

郑州不锈钢波纹管生产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