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物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浅谈90后思想意识形态

发布时间:2020-07-13 14:38:51 阅读: 来源:矿物棉厂家

核心提示:交流QQ464582223 打开QQ偶尔加了一个还在读高一的小女生,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多加好友,特别是未成年的孩子,因为缺乏有效地语言沟通方式.网络这个东西真假难辨是其次,更无法忍受的是各种过客,善忘是网络的言语,即使认识了好几年的朋友,感情说淡就淡的,想起的时候就可以很亲密,忘记则是一种常态心理,... 交流QQ464582223

打开QQ偶尔加了一个还在读高一的小女生,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多加好友,特别是未成年的孩子,因为缺乏有效地语言沟通方式.网络这个东西真假难辨是其次,更无法忍受的是各种过客,善忘是网络的言语,即使认识了好几年的朋友,感情说淡就淡的,想起的时候就可以很亲密,忘记则是一种常态心理,把现实与虚幻划分的一清二楚,各不相干.

很多人都有一种很奇怪的心理状态,喜欢小女生的纯真,又讨厌她们的幼稚心态,感觉难以沟通,或者说她们拥有我们这一年龄没有的单纯,那是一种很向往的心态,谈久了又会觉得她们太稚气.

新加的好友聊了两个小时,对于网络来说,两个小时不足为道,但这两个小时对于我的思想认知来说,无疑是颠覆性,我不得不怀疑我一直认定的现实是否只是属于我的认知. 研:“问你个问题呗!你是作家?” 研:“老师让我们写500字的小说,该怎么写?” 研:“没说,随意.” 用一件事情的发生诠释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思想理念什么的.” 我:“我提供一个故事思路给你吧,怎么写看你自己的了.” “中秋的夜,一群残疾人在广场卖唱,他们男女老少七八人以流浪他乡卖唱为生,一圈圈上百人看客围在一旁,别小看这上百人,人生百态就在他们之中演绎了出来.有人真慈悲,上去给钱给物(月饼、水果之类的),有人假慈悲,也要上去给钱,或多或少有人看热闹,一听就是几个小时,也不见给一文钱,有人...各式各样的心态纷纷上演.” 研:“哦,我知道了,谢谢你呢.” 研:“我锁起来了,你要照片?我又不好看.” 研:“我给你发,相册里的更磕碜.”

她发了一张照片给我,其实15岁的小女生,能有多好看,毕竟年纪摆在那里,看相片只不过是想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因为网络中有太多的过客,能被铭记的太少了,我怕下次她打开聊天框,我会忘记她是谁了,更别说聊过什么了.

研:“我才15啊,后悔了吧!” 研:“只是感觉太难看了.” 研:“不好看,你看了吗?” “我又不是那种生理和心理年龄未成年的小男生,外在的只是表象的皮囊,美丽的是会让人产生亲近感,但这与心灵的距离无关.” 我:“说明你对于自己的外貌有浅层次的自卑,这样的心态不好,不是所有的女人都靠相貌吃饭的.” 我:“呵呵,15岁的小女孩,谈不上有多漂亮,更谈不上丑了,青春就是最靓丽的风景啊.” 我:“呵呵,年纪的问题吧,看待问题的出发点不一样.” 其实关于相貌的问题,很多青少年年龄段的人都很看重,把这个当做择偶的标准,谈不上心理年龄成不成熟,追求美的东西是人的天性,只是如果把相貌这一条件过分夸大就没有必要了.爱情可以使随心所欲的,把相貌列入第一选择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婚姻就要考虑太多与“美、帅”无关的东西了.长得美可以当饭吃,这已经成为一种社会常识,长得帅要当成饭吃就颇有争议了,这变幻莫测的时代,谁说得清呢,各有各的选择和活法,深究下去又有何意义.

研:“对了,那个作文的事,谢谢你.” 然后接着有写到:“我想学着去写一部长篇小说,正在收集女性心理的资料,你可以为我的小说事业贡献一点力量么?” 我:“我晕......你不是女生?” 我:“那就对了,我说的女性指的是雌性......哈哈.” 我:“说说你的小秘密,比如喜欢哪个小男生什么的...哈哈,告诉我一个真实的你就好了.” 我:“嘿嘿,有情书么?” 我:“忽悠谁呢!” “爱一个人就是想为他付出一切,不计代价,不求回报.” 我:“真的都撕掉了啊?” 我:“真是可爱的小丫头.” 我:“我问问你们学校的情况啊,了解一下现在学生的生活和思想状态呢.” 我:“我还没上过私利学校呢...学校风气咋样?” 我:“谈恋爱、早恋的多么?” 我:“嗯,你们好幸福啊,羡慕ing...” 研:“学习不好?环境不好?” “我就只收到过一封情书,还不确定是不是女生送的...经常有人搞恶作剧..写假情书作弄别人.” 我:“犹豫了好几天,终于回了一封过去,石沉大海了...从此以后我就绝望了...” 研:“还是不收到比较好.真可怜!” 研:“成绩又不算数,那是什么年代的想法啊.”

我:“学校压力大么?” 我:“你爸妈不揍你?” “实际上我是坏孩子.” 研:“很坏很坏,不学好.” 研:“嗯,一直在学坏.” 研:“欺骗别人的感情,和很多人处对象,其实我很烦他们.” 研:“跟各式各样的人出门...约会.” 我一开始以为只是小女生对于爱情的向往,和小男生约会什么的,以前读书的时候,也有很多高中的小情侣在晚自习以后去操场上、步行街约会什么的,那时候(2005年)即使是高中生谈恋爱也是顶风作案的行为,小情侣偷偷摸摸谈恋爱拉拉小手都是限制级动作,亲亲小嘴那就不得了,算是非常实质性的进展了,虽然也有学生在外面同居,但那只是极个例的现象,被发现是要被叫家长并退学的,很严重的处罚.即使我初三读的是三流学校,学风都依然很严谨,对于学生的各种行为管治的厉害,我们甚至不知道“出去开房”一词所代表的含义.也许那些只属于我们90年代初出生的孩子所具有的,学生情节的纯爱时代过去了,现在的孩子不可否定的被打上了社会的标签.

我:“你的初吻还在么....” 我:“那是什么意思?” 我:“给了几个小男生啊?” 我:“.......” 我对于她这种语态有些无言以对,是我out了?最后只好掩饰自己的心态回答.

我:“呵呵,青春也许就是如此吧.” 我:“呵呵,和我说说你们学校的事情吧,比如学生的思想形态什么的.” 过了一会,没有回答,我以为她不喜欢谈论这个.

我:“说说你感尖锐湿疣的并发症兴趣的吧,你想到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平时都有什么爱好呢?” 我:“这可不好啊,每个人都该有属于自己的东西,爱好这是最基本的.” 我:“那说说.” 我:“......”

谈话陷入了僵局,淡然和无所谓的心态是有区别的,我并不喜欢她这种夹杂着无所谓的心态,想打破这种陷入僵局的思维,突然间想到新闻中常出现的“未成年女生堕胎率成逐年增长的趋势”这篇新闻,突然就鬼使神差的问了出来. 我:“对于性和爱,你们这个年龄段的学生怎么看待的呢?”

打出来我就后悔了,怎么可以这么龌蹉和猥琐呢,和未成年的孩子讨论这个问题,刚想说抱歉,她就回答了. 研:“很正常啊,现在发生性,很正常啊.” 研:“现在的人很开放,是你太···1···” “好吧,是我Out了.”

我突然间问出了一句:“你有过么?”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问出这句话的,真的很难说清,人的思想真的很复杂,自己在泥潭里,看着别人会产生两种心态,一种是希望对方干干净净的,不要被淤泥污染;另一种是希望别人也被染黑,大家一般黑,以满足自己某种难以启齿的心态.

研:“有.” 研:“初中毕业.” 研:“还算好.” 研:“嗯.” 研:“是啊.” 研:“无所谓.” 她的一句无所谓,让我的心灵好受打击,她们女孩子都无所谓了,我还在纠结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呵呵,思想随时代变化吧.” 研:“嗯.” 研:“嗯,我是矛盾体.” 我:“嗯,怎么说呢,也许纯爱时代已经过去了,那些只属于我们80年代至90年代初的,学生情节的纯爱时代过去了.” 我:“现在的孩子不可否定的被打上了社会的标签.” “只是现实有些颠覆我曾经的认知罢了,虽然不愿承认,但却是事实.” 研:“是我们自己打的.” “没有人可以左右我们的决定.” “只有走了自己喜欢的路才不会后悔.”

我:“是啊,我曾经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没什么好说的,对与错已经失去了意义,因为已经成为现实.” 我:“我是说讨论当初的选择的对与错失去了意义,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没有人可以例外.” 我:“是啊,做自己想做的,也许是错的,也要坚持到底.” “我要选择我要的路,不想为任何人改变.” 研:“毕竟是自己的选择,不会去埋怨什么!” 我:“只是有些沉重的感悟,我只是说我们在选择时太缺少理性的色彩,把感性的一面过分夸大.” 我:“说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吧,每天父母让我们按时吃饭,时间久了,交代的次数多了我们便会烦了,即使父母的出发点是好意关爱,但我们仍然会固执的把这种嘱咐当成是啰嗦,感到厌倦和反感,甚至产生对抗.” 研:“只要他们不重复,一切都好.” 研:“在他得了银屑病会传染吗们眼里我们都是小孩,不太可能改变.” 我:“他们忽视了对话的作用,不断的用高压区管制自己的孩子.” 研:“嗯,太对了!可是这种根生蒂固的理念是很难改掉的.” 研:“嗯,每一个人都是.” “我只是想知道,当你们这一代成为父母之后又该如何自己去教育自己的孩子?” 研:“会更科学一点了.” 研:“嗯,我们毕竟不是他们,无法了解.也没有孩子,无法换位思考啊.”

说完这些我们又陷入了沉默中,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对于现实,我们总感觉到自己的无力,有种沉重的思想包袱压在身上.

我:“说了这么久你还没有告诉我叫什么名字?” “为什么要那么了解?” “感觉自己有些不可告人么...” 我:“这可不像你的脾气哈!” 我:“哎!这是何必呢!” 我:“这也不算太了解你吧?问问你的名字而已.” 我:“名字这个东西就是一种烙印,让别人记住你而已.” 我:“突然间对你很好奇.” “穿过你层层伪装之后,你又是何种摸样?” “伪装的连我自己都看不见了.” 研:“我已经看不见自己的心了.” 研:“已经忘了,伪装得连自己都看不透了,早就忘了最初是什么模样.” “无论你承不承认,你都只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无论身体还是心理.”

之后便是持久的沉默,我们彼此都失去继续聊下去的心思....

我无法理解这个才年仅15岁的女孩到底是何种心态,什么样的思想,只是眼眶突然有些湿润,无法想象这个时代到底怎么了,一个才15岁的孩子本该坐在学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年纪,怎么会装载着这么多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东西,而她并不是我遇见的个例,过去还有一些像她这样的女生,只是很少有机会这么深入的谈及一些隐私的想法罢了... 在网上我认识很多形形色色人,也有许多像她这般年纪的孩子,有一部分很纯真,仿佛生活在童话中一般,她们的纯真与现实社会无关;还有一部分则像研这样的,她们仿佛失去这个年纪该有的单纯,甚至用一些老气横秋的语气说我太落伍了,鄙视我的某些想法,然后用她们独有的神态语气来彰显自己个性的存在.

也许,不是我错了,也更不是她们错了,说这个时代错了那就显得有些无稽之谈了,因为无论谁对谁错,我们还得在这个时代走下去,一直走下去,直到生命终结.而这一段对话也仅仅在我们记忆中短暂停留,然后淡漠,还有太多太多的故事等着我们去经历...

2012.10.13 落言 留笔.

衢州职业装设计

合肥工服制作

成都定制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