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物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公安部揭秘跨境电信诈骗案情编好剧本分工有序

发布时间:2020-03-09 13:37:23 阅读: 来源:矿物棉厂家

关注焦点

今年3月10日,公安部与台湾警方联合成立了“3·10”专案组,分赴柬埔寨、印尼、马来西亚、泰国侦办该案。

6月9日,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决定同时收网,警方对106个窝点实施追捕,控制598人,初步统计涉案金额超过7000万元。

昨天,公安部相关人士透露,诈骗集团专门编制了剧本,应对骗人时遇到的各种情况。

“警官”来电问案男子转走256万

今年1月,陕西省榆林市的包先生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称自己是某市公安局警官,怀疑包的银行卡涉嫌参与一起贩毒案件的洗钱,请他协助警方调查。

起初,包先生并不相信对方的话。当“警官”直接说出他的银行卡号后,包先生开始怀疑银行卡是不是被人利用。为了核实真假,包先生回拨电话,发现电话确实来自公安局。

“警官”告诉包先生,现在公安机关正在秘密侦办贩毒洗钱案,涉案人员除了贩毒团伙外,还有很多地方的官员和企业界人士。该“警官”还说,此案高度保密,很多人员涉嫌洗钱,包先生就是其中的涉案者。“你可以证明你没有与贩毒团伙有勾连,否则你将被拘捕。”

听完“警官”的话,包先生害怕了。为了证明没有参与洗钱,在“警官”保证其资金安全的情况下,包先生把银行卡中的256万元转至“警官”提供的“安全账户”中。

转账几分钟内,包先生的256万元便蒸发了。此时,包先生才意识到他上当了。

从去年8月到今年1月,数百人遭遇了与包先生相同的被骗过程,分别被骗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涉案金额最大一笔的诈骗发生在重庆,该市江北区一严姓女子被骗399万元。受害人遍及全国除西藏之外的所有省份。

话务窝点分布四国取款组遍布两岸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廖进荣透露,经过侦查发现,该诈骗集团的组织呈金字塔结构,塔顶是集团核心层,下设剧本组、话务窝点、取款组和洗钱转账团伙。

核心层主要头目在台湾,话务窝点位于印尼、马来西亚、柬埔寨、泰国四国,取款组遍布大陆、台湾和东南亚国家,洗钱转账团伙在台湾。每组负责人多为台湾人,他们互不认识,由核心层统一操控。

该集团的诈骗程序是,首先由话务人员扮演公检法的工作人员,按照“剧本”给受骗者打电话行骗,在受骗者将钱存入其指定账户后,由取款组的“车手”们(团伙中称呼,意为取款者)立即取款并将现金存入洗钱账户,最终进入集团头目的指定账户中。

“剧本”编写详细人员角色安排具体

廖进荣介绍,警方在柬埔寨发现了该集团为诈骗编制的“剧本”,台湾头目称之为“战斗手册”。

“战斗手册”中,每一名诈骗人员扮演不同角色,先由一位女话务员通过拨打VIOP网络电话,受害人手机上显示来电为当地法院(多为公检法部门)的号码,通知受害人法院有其传票,涉嫌为贩毒分子提供洗钱账户,已被警方立案。受害人正在犹豫时,另一名话务人员(一般为男性)冒充当地警察,告知他涉嫌洗钱。该男子一般会直接叫出受害人名字,以及他的“洗钱账号”。

剧本中,“警察”会告诉受害人,现在公安机关正在秘密侦办这起案件,中央专门调派专案组指挥,涉案人员除了贩毒团伙外,还有很多地方的官员和企业界人士,案件处于高度保密中,他必须证明他没有参与洗钱,否则将会被拘捕。

由于诈骗者来电在受害人手机上显示为当地公检法的总机号码,回拨核实无误,受害人就会相信。随后,诈骗者只要告诉受害人为其提供警方“安全账户”,受害人大多都会将钱转到“安全账户”。

制造背景音客户分给“对口”话务员

“剧本里边有各种问答细节,包括被骗者怀疑的时候怎么说,什么时候打电话,完全按照被骗者的心理行事,非常周密。打电话时,有专门设备制造出法院、警方的工作声音作为背景音。”廖进荣说。

在话务人员选择上,也“精挑细选”。普通话好的,主要打北方地区“客户”;粤语好的,打广东“客户”。

窝点组织者还会定期进行情景式“培训”。组织者亲自扮演“警察”和“法院人员”,告诉话务员不同人该用什么语气通话。

钱转账后立即分流“车手”ATM取现

钱转入账户后,诈骗者要想法把钱取出,而一般的ATM机都有最高取款额,如内地规定上限为2万元。

被骗者设置的“安全账户”会立即通过网上银行分流资金。比如当被骗者转账100万元,该账户会立即将其分流到50个账户内,然后遍布大陆、台湾、印尼、柬埔寨、马来西亚、泰国等地的“车手”们立即行动,在50个ATM机上取现,每人取2万元。

公安部刑侦局副巡视员陈小坤在印尼侦查时发现,一名“车手”4个小时内,用几十张银行卡从不同的ATM机上取走了三大包现金。这些现金随后直接汇入统一的洗钱账户中,钱被“洗白”后直接汇入身处台湾头目的账户中。

陈小坤介绍,这个诈骗网络,总头目是台湾人,各地窝点头目大多是台湾人,一线话务人员、“车手”多为大陆人和东南亚人。这些大陆人年龄多为20岁至30岁之间,文化程度偏低,通过招聘到东南亚工作。他们每月基本工资2000元左右,做成一笔会有不菲的提成。

“这些人知道是去诈骗,因为利益驱使,他们还是去了。”廖进荣说,这些话务员会被限制自由,窝点组织者会用一些“黑社会”手段控制他们。

一般情况下,诈骗到手的钱,按“三三四”比例分成,话务组和取款组各占三成,台湾头目获四成。

基本信息

案名“3·10”特大跨境电信诈骗案

数量涉及电信诈骗数百起

范围被骗区域涵盖我国近30个省区市

数额初步统计受骗金额7000多万元,最终数据将会更高

特点幕后操纵者多为台湾人;追赃困难;证据认定困难;上当者多为在家退休老人

疑犯598人;大陆居民186名;台湾居民410名;柬埔寨居民1名;越南居民1名

窝点106处

分析

网络电话提供改号多人上当

公安部相关人士认为电信和银行监管存在漏洞

警方发现网络电话VOIP平台是该团伙成功诈骗的手段之一。

VOIP平台是一个网络电话平台,通过这个平台从国外拨打国内电话,比正常国际长途便宜,关键是它提供改号服务。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廖进荣认为,如果没有改号服务,也就不会有受骗者电话上的显示“公检法”电话,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受骗。

公安部刑侦局副巡视员陈小坤介绍,目前经营VOIP业务的有北京、上海、广东三地运营商。另有一些运营商私下违法开发VOIP项目,把线路外包,诈骗者以此获得诈骗平台。

在搜查窝点时,警方还发现了一尺高的公众信息。其中包含很多国内移动用户号码登记信息,上有姓名、电话号码等。另外还有购房信息。警方怀疑这是电信或相关行业公司内部人泄露的。

陈小坤认为,金融机构银行卡的管理也有问题。“车手”上千张银行卡,来自国内银行。警方发现,这些卡有的是借的,有的是偷的。有一个人用别人身份证在各地银行办了几百张卡。银行应该加强监管这种批量办卡。

本报记者邢世伟报道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滴眼液